反派说他不洗白[重生]完本[穿书强强]—— BY:蔷薇覆盆子

行医[重生] 完结+番外完本:本书总字数为:1352933个好书尽在 《行医[重生]》作者:双木成冰文案:韩利民前世抓了一手人生赢家的牌面,可是被自己玩成了不得好死的结局重来一次,他只想好好的奋斗干活,争取有个安顺祥和
1 页, 好书尽在
《反派说他不洗白[重生]》作者:蔷薇覆盆子
文案:
刚穿进书里的时候,乐遥觉得自己是个主角,毕竟穿越这种事情,普通人哪能遇到?
然后事实告诉他,他是一个大boss。
这没关系,反派现在很流行,乐遥就要做那朵炸烂别人整个世界的烟火。
然后他死了,还没大战三百回合就轻易的被主角捅了。
乐遥悟了,小说害人不浅,原来他只是个炮灰。
炮灰乐遥心如止水,决定下辈子一定安心当个路人甲。
结果他重生了,重生成了主角的小徒弟。
“这位小兄弟,我看你骨骼惊奇,天赋异禀,一看就是天选之子,拯救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了。”
“不了不了,在下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路人甲,除了有点倒霉,没什么特别的了。”
cp:顾陈沧×乐遥
排雷:
白切黑vs黑切黑
神经病偏执黑心攻×暴躁与温柔并存口是心非受
假相爱相杀,真青梅竹马
攻受三观炸裂不是什么好人,主角三观不等于作者三观
主受,1v1,he。
内容标签: 强强 仙侠修真 穿书
搜索关键字:主角:乐遥、顾陈沧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第1章 重生
中心大陆,西南边陲小镇。
正是日落黄昏时分,即使是镇中心最热闹的地方也没什么人,显得有几分荒凉。有孩童妇人三两走过街道,整个小镇沐浴在柔和的晚霞下,温柔恬静。
这是一个有些偏僻的乡镇,人口不过才几万,镇上的人自给自足,活的也算惬意。
然而话虽如此,与外界消息不大相通,到底有些不方便。于是几十年前,管辖这片的修仙门派设了一个邮使,定期沟通镇上与外界的消息。
这日,人们还像往常一样慢节奏的生活着,一串由远及近的马蹄声却突然打破了这份悠闲。一个穿着褐色皮革外衫的男人一边骑马飞驰而来,一边高声呵斥:“让开!都让开!”
边上的大人惊叫着将街上正在玩耍的小孩们抱走,骂人的声音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路面就只剩马蹄扬起的灰了。
“这么急着干什么!去木府的路就几步,差点把小孩子给踩着!”那人对着邮使的背影气不过,大声嚷道。
这些沟通镇上与城里的邮使,每一次都只是将消息传给指定的统治者木府,再由木府来将消息转诉给所辖的人们。
这么急的情况,上次还是在三十多年前,魔教教主乐遥,屠尽边城上万人的时候。也不知这一次,又会带来什么惊天的大消息。
这人一边摇头一边想着,而那边邮使还没下马,就对着来门口迎接的木老爷高声道:“魔教教主!魔教教主死了!”
“死了?你说那个魔头死了?!”木老爷一愣,反应过来后,声音里是毫不加掩饰的激动和兴奋。
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!自几年前那魔头乐遥开始不加节制的作恶以来,周遭百姓无人不身陷惶恐之中。这里虽地处偏僻,但木老爷也是每天都忍不住的担惊受怕,生怕哪一天那魔头就看上他这几亩三分地了。
现在他死了,真真的大快人心!
“高大人!这!这消息可属实?!”木老爷满脸红光,激动万分的再次问道。
“当然属实!我家掌门和长老们,可是亲眼看见他被青岩道人刺破了内丹,直接掉下了无云崖!无云崖那地方,下面可据说直接就是黄泉!”
“好!好!好!”
木老爷连道几声好字,心里是一阵阵安心下来的痛快。他乐呵呵的笑,与信使二人在门口畅快的说着话。谁也没有注意到,木府西边偏僻的小院中,原本躺在床上没了气息的少年,心脏突然又开始跳动了。
乐遥刚睁开眼,入目便是一片艳丽的红光。
大红色的丝绸帐子围绕在床的一圈,透进来的光也俱是红色。乐遥平躺在那里,尚沉浸在内丹被刺破的痛中,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已经下了黄泉,正在被炸油锅。
但是外边很快就传进来声音,唤回了他的神志。有女声在外朗声喊道:“凌少爷,我们能进来吗?”
还没等乐遥回答,门就“吱呀”的一声被推了开,一个男人的声音随着脚步声越走越近,低低的讥讽道:“喊什么呢,那傻子会回你?”
傻子?什么傻子?
乐遥刚想起身,额头猛地一阵发晕发疼。他忍不住的又躺下,伸手揉的同时,一大片的记忆袭了上来。
他现在不叫乐遥了,他叫做木凌之,是木家旁支只有十三岁的傻少爷。
有意思,他一介凡人乐遥,在穿越进书里做为反派boss死后,竟然又重生了。
只可惜,这回重生的身份就没有上个厉害了。
木凌之父母早逝,孤身一人,偏偏自己还是个傻的,只得靠宗族救济。幸好宗族在地方的势力不小,可以养他一辈子,只是这衣食虽过得去,却也时常被堂兄与恶仆欺辱。
木凌之傻乎乎的也不会说,欺负着欺负着,一个多月前,堂兄突然就不欺负他了,还送了一个精巧的玉坠挂他脖子上,天天给他带好吃好喝的,把他养的白白胖胖。
事出反常必有妖,可惜木凌之什么都不懂,他只知道堂兄突然对他好了,心里满是高兴,天天就只会对着他“呵呵”笑着傻乐。
想到这里,乐遥就有点头疼。
原主的记忆和身份都没毛病,至少在他的印象里,原著没有“木凌之”这号人物,甚至名字里带这三个字的都没有什么大人物。
所以这就是个白衣,他可以安心的用他的身份养老。
然而,他是怎么都不想去学一个傻子的。
这边,他正因为这重生的身份头疼,那边就有人一把掀开了红色的帘子,一瞬间屋里微弱的白光照进了红色里,乐遥眯了眯眼,才看清眼前人的样子。
这人名唤天庆,长得一脸尖嘴猴腮,便是平日里欺负木凌之的那个恶仆。而旁边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圆脸少女,则平日里照顾木凌之良多,叫做春穗。
木凌之不喜欢对他冷言冷语的天庆,因此见到他也总是皱着一张脸,只有在面对春穗时才会继续傻笑。
“大少爷!起来吃饭了!”天庆将饭菜往桌上一磕,阴阳怪气的话说完,又小声嘟囔了一句,“又不是结婚,用什么红色帐子,娘们兮兮的。”
乐遥多看了他一眼。这人以前是伺候那些得力主子的,后来嘴巴不牢犯了事,才被打发来这破地方。他觉得自己有本事,因此心里憋着一股气,平日里对木凌之自然也没什么好声色。
而一旁的春穗倒是从小就在木府长大,对伺候傻少爷也没什么意见。
她站在床边一边挂上帐子,一边压低了声音说:“天庆,凌少爷是主子,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他呢?”她说完就温和的看着乐遥,轻声道,“少爷,您快起来吃饭吧。”
乐遥的眼睛在天庆和春穗的脸上转了一圈,突然觉得有点意思。他扶着床沿有些艰难的起身,刚站稳就嘴唇一动,嗓子里开始哼哼唧唧。
天庆扶额,嗓子尖了起来:“你他妈别哭!”
乐遥像是被吓住了,直接愣在原地,两秒过后,原本哼唧的声音没了,他直接“哇”的一声哭出了声。只可惜他是光打雷不下雨,脸上半滴泪没有,眼睛却左右转着看四周。
木远之对木凌之好起来后,像是真的宠上他了,不仅仅是挂在他脖子上的这块玉,连屋子四角旮旯的地方,他都摆放了许多玉器。乐遥随意一看,成色对于他们这个层面的来说,还挺不错。
好一出迟来的兄友弟恭,他在心里冷笑。
木凌之虽说是脑子有毛病,但这幅身体却莫名弱的很。乐遥不过高声假哭了一会,就开始头晕脑胀。他被春穗扶到桌边坐下吼也就歇了下来,手拿着筷子一下下的戳着碗里的米饭,没一会就洒了一桌子。
傻子吃饭可不可能有多规矩,虽说浪费可耻,然而乐遥刚哭了一通,天庆是真怕了他。他把头别过一旁,装作没看见。
与他相反的,春穗却走的近了一些,轻声道:“您吃慢点,还有很多呢。”声音动作无不温柔至极。
等乐遥吃完,她再三确定吃不下了,这才收拾起桌子。
屋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吃完了饭乐遥有了些精神,却没有坐回床上休息。
红色蚊帐严密的围绕着床,从外看莫名有些像一个封闭的棺材。乐遥在凳子上坐了一会,看了看四周,从屋子角落里选了根摆放玉器的细长杆,抓着脚部用顶层挑起了白色的被褥,眯着眼瞥了瞥。
破旧的棉絮下,木凌之睡的这张床,床板竟然也被漆上了一层艳红色。红渗渗的木板像是被血染得一样,而纯白的被褥,看起来就像是给死人穿的寿衣。
他又看了看床底,顺手摸了摸床背面。
地上两滩暗红的的血已经干涸,像是用颜料撒上去的一样。而床底则打了一排铆钉,却根本什么都没镶。
乐遥笑了,又把被子铺了回去。
这屋子窗户开的低,还紧紧的关着,实在是闷得慌。他去把纸糊的窗户撑开,风吹进密闭的屋子里,带来一阵凉爽,屋外已经出月亮了,月光下一切都变的安静了几分。
等月上柳梢时分,乐遥就看见院子里有两粒白色小点,像坐了弹簧一样,一蹦一蹦的蹦过院子,跳过门栏,在地上滚着滚着,滚到了他的脚边。
两粒发着淡光的小米粒停了下来,乐遥弯腰把它们捧在手心,米粒的光芒瞬间亮了两分,似乎是在兴奋。
万物皆有灵,以一部分神魂引导出“死物”的神志,去看那些他本看不到的地方,是乐遥自创的,用于玩乐的小技巧。
只是没想到,有一天他会落魄,而这个小技巧会帮得上忙。
乐遥闭上双眼,米粒的光芒渐渐融入他的手心,他的眼前由模糊到清晰,渐渐出现了米粒们“看”到的场景。
这两颗饭粒是分别黏在天庆和春穗身上的,在给他送完饭后,天庆笼着袖子左看看右瞅瞅,没一会就回去睡觉了。而春穗,在将东西送到伙房后,在花园那里偷偷摸摸的见了一个人。
她见了木凌之那位经常欺负他,最近却突然对他好的堂兄——木远之。
木远之见了春穗后,低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春穗点了点头,说:“快了,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,我有把他喂得很饱。”
木远之搓了搓手,眼中忍不住露出兴奋的光:“终于……终于快成了!”
他说着眉毛一撇,眼泪竟然快要掉下来。春穗趁他不注意翻了个白眼,又瞬间恢复温和的样子,柔声问道:“少爷,您快成了,那奴婢的事情……”
木远之扬唇笑笑:“放心,你帮了我娘,就是我的恩人。等那傻子死了,我就把你调到我娘身边,让你去照顾她,可好?”
春穗听得这话脸上一下子笑开了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磕头道:“谢少爷!谢少爷!”
之后就是一些没什么用的交谈了,两人分开的时候,跟着春穗的米粒有两颗蹦到了木远之身上,而其中一粒,则又顺着原路蹦回来了。
果然很有意思。
木远之的娘老来得子,对木远之也是千般宠万般爱,木远之有良心,于是母慈子孝无人不羡慕。
而现在他娘老了,快不行了,木远之自然舍不得,便将主意打到了他的傻子堂弟木凌之头上。
这镇子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,有钱人就那几家,多多少少带着点血缘关系。木凌之的娘,与木远之的娘,便是同一个太奶奶。沾上点血亲,做替死鬼也就更加合适。
红棺材本为喜丧,若木远之娘死了,按这边的规矩,便是用的红棺材。
这木远之不知从哪里学了换命的法子,给木凌之造了这么副棺材床,又在床底钉了铆钉,泼了公鸡血封棺,还在屋子里四面用法器摆了阵法,用坠子吊他身上当做阵眼。
木凌之天天睡在这副棺材里边,再硬的命也能给他渐渐睡没。
只可惜,木远之是道外之人,再照葫芦画瓢的摆弄,也只得其形不得其神。木凌之死是死了,命却没换给他娘,反而便宜了新死鬼乐遥。
“母慈子孝……”乐遥笑了。
他们母慈子孝了,却要其他无辜的人丧命,真是有意思极了。
“这么母慈子孝,我不成全一下你们,多说不过去。”
他说完冷冷一笑,弯腰将两颗小米粒放在了地上,换上了副温柔的表情,轻声对它们说:“谢谢了,你们的生命还有几个时辰,去玩吧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
这是他一开始便给自己定下的规矩,虽说他可以无限剥削这些“死物”,可它们帮了他,他便理应回报他们,给他们自由。
虽然这份自由便如蜉蝣,只能有短短的几个时辰。
然而出乎乐遥意料的却是,这两颗米粒却没有离开,它们身上的光在一瞬间的耀眼后,又渐渐的黯淡了下来,最后变成了最普通的饭粒,一碰,便化为齑粉了。
“我……”乐遥愣愣的看着它们,张了张嘴巴,说不出话来。
最后的时候,它们告诉乐遥,它们已经看过这个世界了,要他好好休养神魂,不用再浪费在它们身上了。
作者有话要说:
新文求预收,戳进专栏就可以看到>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 页, 炊褚桓稣嬲亩松倥?br /> “真是天神保佑,我原本以为那木凌之最多能换给我一半的命,没想到这么成功,竟然全部都拿了过来。”
“命……命?”这话听得天庆心里又惊又惧,阮氏茹的眉头皱了皱,天庆赶紧道:“真是恭喜娘了!真是天神保佑啊!”
穿成植物人还被人奸怎么办:本书总字数为:224687个《穿成植物人还被人奸怎么办!!!在线等,急!》作者:於火零烟好书尽在 文案PS:银河系第一人贺夙秦穿越到一个被篡权囚禁的“植物人”的身上PS:腹黑无情重生攻X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