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了完本[耽美甜文]—— BY:楚寒衣青

那株水仙花成精了完本[灵异:本书总字数为:405270个好书尽在 《那株水仙花成精了》作者:丘山月文案:“男朋友”花店里有株水仙花,指导手册上是这样写的:干净的水源1000ml、充足的光照8小时/天、温柔的爱♂抚24小
1 页, 《爆了》作者:楚寒衣青
文案:
Q:今天薄虞爆了吗?
A:醒醒,拉郎梦里的爆
Q:今天薄虞爆了吗?
A:爆了爆了。
***
当红流量小生虞生微诚邀影帝薄以渐一起炒cp。
炒着炒着,原以为自己是套路王的薄以渐一不小心就被套路了。
薄以渐:爱情总是不期而至啊……
虞生微:不,我准备的很充分。
营业夫夫,勤恳营业,最后成真的故事。
被套路的攻vs套路攻的受。
薄以渐是攻√
无原型,大家不要代入~
同系列已完结小甜文,《合意》了解一下,一个关于两总裁在捉奸现场不期而遇的故事
内容标签: 娱乐圈 甜文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薄以渐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作品简评:好书尽在
本心逐梦,卡里没钱。缺钱的薄以渐为了能让自己早年被雪藏的影片《大律师》顺利上映,答应了当红流量虞生微“炒CP”的邀请,诚恳营业制造话题。彼此合作的过程之中,薄以渐逐步发现,虞生微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朋友……非常可爱的小朋友怀揣一个同样可爱的小秘密:明日在前,我愿做追日之人。
本文立意新奇,不落窠臼,作者楚寒衣青以清新细腻的笔触,将一个发生在娱乐圈的暗恋故事娓娓道来。
第一章
冬天的早晨总是亮得比较晚。
天边的铅云才被擦除,太阳刚露了个脸,守在窗沿的鸟儿还打着盹,一阵乒呤乓啷的装修声已经穿透重重墙壁,钻进了薄以渐的耳朵。
躺在床上的男人呻吟了一声,闭着眼睛翻个身,先拉高被子,遮住了大半脑袋,接着又将自己的脑袋埋入枕头堆中,可还是无法阻拦电钻钻透墙壁,搅碎宁静,一路直钻脑袋。
五分钟之后,薄以渐绝望地睁开眼睛了。
他揉揉自己的脑袋,带着起床的火气按下物业的电话:“隔壁是怎么回事?大早上的闹得人脑袋痛!”
这一小区是市内高档小区,物业非常专业,林林总总的设施不少,其中一项就是24小时接线服务,专为小区住户解决任何难题。
接线员用甜美的声音回答薄以渐:“先生好,您的隔壁正在装修,我们昨天已经向业主了解了装修进程和装修时间,预计会在一个月内装修完毕,装修时间是上午八点半到下午四点半。中午十二点到两点是午休时间。”
好了,完全符合国家法规和小区制度。
让人有火也发不出来。
薄以渐“啪”地挂了电话,抹了把脸,叹着气起了床。
起床的时间里,他朝床头的时钟瞥了一眼:
上午8:35分。
2016年11月21日。
今日日程:上午十点,楼下咖啡店和人见面,谈个生意。
行程中的“人”,指的是时下流行综艺《梦想家号》的工作人员。对方今天之所以来见薄以渐,当然是为了说服薄以渐作为特邀嘉宾,参加《梦想家号》。
但实话实说,薄以渐对于究竟要不要上综艺,还没下定决心。
这也导致他对于待会的见面,其实并不那么在意。
原本薄以渐的打算是睡到九点再起床,慢悠悠地吃了早餐,再换个衣服下楼,但现在这种情况下——
还是先换衣服再楼下咖啡厅吃个早餐,躲躲噪音顺便等人吧。
***
一扇拉了半边遮光帘的玻璃底下,一朵假装自己是玫瑰的月季,倚着白瓷瓶,半含半放,姿态妖娆。
这家咖啡馆刚刚开门,里头还没什么客人,除了坐在窗户下的虞生微外,似乎只有吧台里还传来点搅动咖啡豆的振颤声。
虞生微有点心不在焉。
他挂了口罩,戴了墨镜,穿着一身长到了小腿的风衣,捏着咖啡厅送上的白水杯,转了又转,显示他的内心绝不如外表这样平静。
今天是他和薄以渐见面的日子,也是他在最近半年中,寻找到的最好见面机会。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说服薄以渐同意自己的计划。
但哪怕如此,他还是紧张。
人在行走到命运拐点之际,总有电流加身,从头到脚,阵阵麻痹。
“先生,您的咖啡。”
旁边传来侍者的声音,一杯卡布奇诺端上了虞生微的桌子。
恰是同时,玻璃门处叮咚一声,有客人进来了。
虞生微不经心朝外瞟了一眼,当看清进来的是谁时,他手一抖,刚刚端起的咖啡杯与白瓷盘相撞,奶泡全洒了出来。
他怎么现在就来了?约好的时间明明是上午十点,一个多小时之后……
虞生微的思维凝滞了一瞬。
一瞬之后,落在手指上的奶泡帮助他回神。
但这是一个机会!
他提早一个多小时来,意味着我多了一个多小时的准备时间。
我可以放任这一个多小时白白溜走,只顾着自己紧张,也可以利用这一个多小时,来制造一场深刻的会面……
为以后的交往奠定基础。
思考之中,紧张慢慢涌动成了期待。
虞生微脑袋一转,有了主意。
他抽出皮夹,将咖啡钱丢在桌上之后,悄悄离开了咖啡店。
咖啡店之外就是一条繁华的街道。
现在是上午九点钟,正是上班的高峰时间,男男女女来来往往,人流密集。
虞生微走了两三百米,觉得差不多了,站定在人行道中间,先摘下口罩,假装咳嗽两声;接着又摘了墨镜,假装揉揉鼻梁。
揉着鼻梁的时候,他开始倒计时:
5、4、3……
没数完这行数,一声低呼已经响了起来:“那个,你……你是虞生微吗?”
虞生微放下捏鼻梁的手,他循声看了一眼,发出声音的是一位穿着时髦的白领女性。他不动声色,冲对方笑了笑,同时竖起手指在唇前嘘了一下:“你好。”
白领女性倒抽了一口凉气,10cm的高跟鞋也没拦住她矫健又惊喜的步伐,她一下冲到虞生微眼前,压低了声音兴奋道:“我能要签名和合照吗?”
虞生微:“当然可以。”
他接过对方递来的纸笔,干脆地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。这么一耽搁,不等虞生微将纸笔还回去,周围已经有点不对劲了。
人群之中,好些女性认出了站在这里的虞生微,正交头接耳,从四方向这里慢慢靠拢,靠拢之中,低低的声音跟着响起来:
“是虞生微吗?”
“长得好像诶。”
“比镜头里还漂亮的样子……”
我的计划非常顺利,比我想像得还要顺利。
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。
虞生微飞快的和等在一旁的女粉丝合照,合照完毕后,他冲周围的粉丝双手合十,歉意微笑,示意自己有事先行之后,转身快步离开。
但女粉丝们在这时候已经完全反应过来了。
兴奋的喊声从身后传来,她们毫不犹豫跑向虞生微:“真的是虞生微,追他,追他,快追上他要签名!”
***
墙上的时针已经迈过九点大关。
咖啡厅中陆陆续续来了客人。
薄以渐坐在属于自己的老位置,一个颇为隐蔽的室内景观树之后,有一口没一口吃着自己的早餐。
他是这家店的老熟客了,店里的咖啡师都知道他的口味,每次进来,不用点单,侍者就会先给他送上一辈他喜欢的咖啡。
而好的咖啡是一天动力的源泉。
薄以渐低头啜了口咖啡,还没将含在嘴里的液体咽下去,一道身影闪了过来,低头在他对面坐下。
薄以渐一愣。
此时对面的人又有了动作,只见对方垂着脑袋,悉悉索索的脱了外套,还压低了声音说话,谨慎得跟地下党接头一样:
“那个,不好意思,我可以在你这里稍微躲一躲吗?”
说话之间,坐在对面的人悄悄从座位上探出去,左右围观了一会,也不知看见了什么,又咻地缩回来了。
薄以渐被勾起了好奇心。
他先朝对方看出去的方向看了一眼,没什么东西,就是咖啡厅的一扇玻璃窗,玻璃窗外站着两三个年轻女性。
他接着朝坐在对面的人看了一眼,从他的角度看过去,正好看见对方的发顶和一小方下巴。
对方的头发蓬松蓬松的,闪着点早晨独有的健康金泽,像是丝丝鎏金,混在了黑发之中;对方的下巴因为角度问题,看不出究竟什么形状,但暴露出来的皮肤肤色奶白,光洁无暇,和他手边的鲜牛奶有得一拼。
薄以渐放下了咖啡杯,思考了下:“在我回答能不能之前,你得先告诉我,你在干什么吧?”
对面的人依旧低着头,还咳了一声:“一不小心被粉丝发现了,现在正躲着粉丝……”说着,他抱拳拱手,依旧低头,“帮帮忙,帮帮忙。”
薄以渐下意识反应:“这是真人秀吗?周围没有摄像机吧?”
说着,他往周围看了一圈,还摸了下自己的下巴。
出来得太急了,胡子也没刮,还随意踢着毛茸茸的拖鞋,万一被摄像机拍到了……咳咳,不太好。
对方赶紧说:“没有,不是真人秀,就是巧合被发现了。”
薄以渐松了口气:“这就好,你是?”
对方:“虞生微。”
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,但……并不认识。
薄以渐不动声色地拿出自己的手机,在桌子下百度了下。
虞生微,1994年生,内地知名男明星。
薄以渐关屏幕,抬头,微笑:“久仰大名。”
虞生微:“客气客气。”
弄清楚了情况,薄以渐又从容了起来,他再往周围看了一圈,发现虞生微人气似乎非常高,就在他和对方说话的不到五分钟里,原本站在外头的零星两三个人,已经变成了十来个人,都将咖啡厅的橱窗围全了。
这……人来得是不是有点太快太多了?
薄以渐内心有点嘀咕,他又拿手机开了微博搜索,这一次,他搜索得光明正大:“嗯,原来有人把你的实时位置PO上了微博,五分钟前才发的,现在转发都有一千了……”他感慨了一下这个数字,“所以你躲在这里也没有用,人只会越聚越多,不用多久就会把这里给包围了。”
咖啡厅的玻璃门处传来一声叮咚。
外头的粉丝下定决心,走进咖啡厅,正挨个卡座看过去,搜索着虞生微的行踪。
薄以渐速报:“他们已经进来了。”
然后他就看见,虞生微已经一手撑着脑门,一手在桌子上走来走去,无限接近他放在桌面的一顶帽子,看上去特别想要抓起帽子,扣在脑袋上,再把自己藏进帽子里。
“呵。”
一不小心,薄以渐笑出了声。为了照顾小孩子的面子,他连忙转音,“咳——你的粉丝有点狂热。”
虞生微:“一点点,只有一点点。”
薄以渐:“我可以借你帽子……”
虞生微一抓一扣,速度飞快将帽子戴上:“谢谢了!”
薄以渐还有话说:“但一顶帽子估计藏不住你,而我恰好和这里的老板认识,所以我们可以接这家店的后门离开……”
“真的?”
一声疑问,低着脑袋的虞生微抬起了头。
双方对视。
当看清楚虞生微的模样时,薄以渐微微一愣,被小小的惊到了。
对方俊眉修目,五官纤美,真实的精致程度居然和百度硬照上的精修图没什么差别,还附带一种照片上没照出来的贵族气质,非常高岭之花。
他开始理解对方的粉为什么狂热了。
毕竟,这是个看脸的世界。
出于礼貌,薄以渐没有注视虞生微太久,也没有发现,在他转开视线的那个刹那,虞生微的嘴角翘了一翘,像偷了腥的猫,得意地翘起自己的小胡须。
第二章
既然决定要从这里逃离,事不宜迟,薄以渐叫来这里的侍者:“我们能从后门离开这里吗?”
咖啡厅外无缘无故围了好多女性,侍者正自茫然无措,突然被薄以渐叫来,立刻展开了联想:“难道她们是为了你……”
薄以渐立刻接上:“猜对了,为了坐在我对面的大明星。”
侍者卡壳,朝虞生微处看了一眼。
虞生微:抬头,端坐,微笑打招呼,偶像包袱一吨重。
侍者倒抽一口冷气:“……我明白了,这就安排你们后边走!”
虞生微朝薄以渐投去感谢的眼神。
薄以渐含蓄一笑。
两人相继起身,跟在侍者的身后,低调地从吧台进入厨房,再从厨房后边的小门出了咖啡厅,结果才出咖啡厅,就和几个守在这里的女生撞了个正面!
薄以渐心头一惊。
居然连这里都守了人……
他反应迅速,对虞生微掰指头计算:“鸡蛋,牛奶,面包……刚才里头还说要买什么东西来着?”
虞生微也反应过来了。
他低下头,压了压帽檐,再顺势扯扯挂在身上的咖啡厅围裙,粗着嗓子说:“还说要买咖啡豆和奶茶粉。”
薄以渐:“没错,还是年轻人记性好。”
两人一唱一和,坦然地往出口走去,一路经过那几个女生身旁,眼看着就要顺利离开包围圈时,其中一位女生突然朝前一步,走到薄以渐的跟前:“那个……”
薄以渐镇定:“有事?”
女生有点狐疑:“你长得有点像……”
糟糕,难道我被认出来了?失策了,早知道我也拿条围裙挂身上……
但薄以渐还是镇定,毕竟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是演员的自我修养:“像什么?”
女生:“高兴彦!你长得有点像高兴彦!”
薄以渐:“……”
经久完本[耽美甜文]—— B:本书总字数为:371256个 《经久》作者:静水边/木更木更文案:好书尽在 拳击少年&芭蕾舞少年热烈与温柔,梦想与成长,生活与爱情乡土十八线爱情故事内容标签: 青梅竹马 甜文搜索关键字:主角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