嗅觉完本[悬疑耽美]—— BY:自闭鬼才

狐仙大人在下[重生] 完结+:本书总字数为:481699个好书尽在 《狐仙大人在下[重生]》作者:老滚儿文案:白湖还差一年修为才能幻化人形,下山后不小心被一个特抠门的穷道士给捉了,还、还让他卖身哦不卖艺?!他宁死不屈!虽
1 页, 《嗅觉》作者:自闭鬼才
好书尽在
文案
传闻有这样的社会,人类在机械面前如同白纸,无时无刻不被监视,内心世界暴露无遗。
然而,就算能洞察心理,冲破迷云,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又是否能如谜团一般解开?
一个为了查清十六年前的真相而到来的新任警官,一个为报杀师之仇的心理侧写师,二人皆悄无声息地卷入一场纷争。他们风雨同舟,同甘共苦,却发现早已缘分注定。
——
CP:
打过各种算盘但自以为掩藏很好的正直小白兔受vs看破不说破故事尤其多的破案专家深沉攻(林川X江樾)
默契刑侦组
林川:男朋友说什么我都能懂!
江樾:那是我刻意提醒。
内容标签: 未来架空 悬疑推理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林川,江樾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第1章 序(改)
城市森林,层云诡谲。
十月间,秋风凉爽,钟敲了十三下。
一通电话猛地打破看似平静的表面,警局上下立刻如满弓般绷紧,战线拉开序幕,光整的棋局上初落一子。
他站在警车边,凝神望着远处的电子屏。
“你在看什么?”车内人不断朝他投来疑惑的视线。
荧光标语尤为醒目:科技引领未来。
寒风肆意钻进脖颈,他立了立衣领,弓起身子钻入车厢中。
——师兄,你错了。
耳畔忽然传来如梦魇般的呓语,他不安地摩擦指腹,记忆如潮席卷脑海,如同挥之不去的阴霾,模糊间他仿佛听到久远的枪声。
砰!
初夏的闷热尽数显露在那个夜晚,远处传来霰弹声响,猎犬一拥而上咬住猎物的喉咙,锋利的獠牙在夜中闪烁着冷冽的光。
作者有话要说:
新开坑了!
这篇构思挺久的,之前就一直想写一篇与心理学有关的犯罪悬疑文,也许有很多地方还不够经得起推敲!请大家多多包涵~~(≧▽≦)/~比心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另:设定有参考psychopass,但是情节不一样,大家请放心看叭!
谢谢支持!鞠躬!
第2章 迷雾一(改)
2146年10月15日11:43pm
大雨磅礴,凛风萧瑟。
“——请远离现场,保护个人安全;请远离现场,保护个人安全……”
天空再次划过一道亮白闪电,如同锋利的刀刃在上皮组织上切割的血痕。电光兀地照亮屋内,一具鲜血淋漓的女尸正诉说着案件的诡异。
男人半蹲在旁,一声不吭地打量着女尸身上的伤痕,密布在体表的血口就像抽象派艺术品。拥有出色刑侦能力的他此时细致又迅速地搜集线索,如同训练良好的猎犬找寻猎物的气息。伤口已经被凝固的血液包裹成痂,死者周围的血水沉淀成深红的印记。他默默数了数女尸身上的伤痕,左胸口处一道深刻的、触目惊心的竖状伤口极其骇人。
他迅速判定——致死性伤口,过激情绪行凶导致的他杀伤。
突然,一阵尖利的警笛声冲破雨帘,警车迅速且稳当的停在楼下。男人站起身,走到窗边打量着来客。一位年轻男子慌忙地从车上跃下,他随意裹了几下雨衣,掏出证件在机身上写着“POLICE”的机器人面前扫描后,又连忙跑进楼房前临时搭建的雨棚。
他收回目光,随意活动着发酸的颈椎,雨点打在金属楼梯上发出的声音异常聒噪。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窗台的血渍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-
“报告!刑事侦查处真案调查组一分队,林川!”
中年男人将已抽尽的烟蒂熄灭,习惯性地放进大衣口袋,又转过身看了看对自己敬礼的年轻警官,然后伸出手,说:“一队队长,唐正枫,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。”
林川气喘吁吁地将自己满是雨水的手甩了甩,然后与中年男人握手。他这才看清他的长相,深邃的脸庞爬上了些许皱纹,将他刻画得更加沧桑,鬓角微微发白,衬出他的严肃不苟。但最令人在意的还是他左眼旁的一道刀疤,疤身长至半脸,似是时间已久,疤痕的颜色比肤色要深一些。
“你真是不走运,今天刚报到就遇上命案。”唐正枫拿起桌边的雨伞,撑开后边往前走边说道。
林川将雨衣的连帽戴起,忙不迭地跟上,不以为然地笑笑说:“正常正常,积累经验嘛。”
唐正枫眯起眼打量了一番这个积极向上的五好青年,笑道:“听说你是个学霸?”
林川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不敢当不敢当。”
“学霸读书的时候,还喜欢打架?”
林川的笑容僵了僵。
“不仅打架,还热爱出风头,专为‘打抱不平’?”
林川的四肢都僵了僵。
唐正枫满意的看着这位小年轻的反应,爽快的笑了笑朝前走去。
林川发誓,年少轻狂的时候确实做过一些自以为正义感十足的事,那都是中二病后遗症,通过全国职业测评后,他在警校的两年都安分守己,别说不闹事了,甚至是做了一名标兵。这位唐队长到底是翻了自己多久的黑历史啊?!
而且发生了命案,这位大哥还能笑得如此开怀?
林川满脸黑线地跟随着唐正枫走向面前的毛坯房,待走至二楼,他们走进已被推开的铁门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林川不适地皱起眉,然后观察起现场。
他来的比较晚,尸体已做完初级鉴定,很快就要送回市局做进一步尸检。被害人死在血泊中,半靠着这毛坯房内唯一的家具——一张废旧的木桌,桌角有血渍。有侦测机器人不断地在现场提取线索,林川细细打量着,发现自窗台处就有血迹,一直延伸至最后的死亡地点,而被害人死亡的地方出血量最多,如同红色指引线一般描绘了死者最后的运动轨迹。林川又朝窗台处走去,伸出头一看,发现窗外有一组曲折的金属扶梯,不断被雨水冲刷着。
“这一片本是要开发的住宅区,后来投资商撤资,就搁置了,所以是毛坯房,既没有监控,‘监管者’也到达不了这里。”唐正枫点燃了一根烟,淡淡说道。

“监管者”是现代科技系统“Seer”的产物,它对社会公民的行为进行监督,一般会在各条街道巡逻勘查,最主要的作用是对公民进行犯罪心理审查,一旦有人超过正常数值便会送去进行心理治疗。如果这里是监管盲区,那从作案发生到结束再到凶手逃跑,这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人知晓,更有可能死者在这里死了好几天都不会有人发现。

“绝佳的作案地点。”林川喃喃道。
“这片没有人经过吧,案发时间距离现在大概多久了?”林川看了看周围的血迹,发问道。
唐正枫吐出一圈烟雾,缓缓说道:“初级尸检报告表示距离现在有两个小时,半小时前接到的报警电话。”
有人报案?第一目击证人?林川正要发问,就发现从门外走进几名刑警。
来者一共四人,两男两女,都统一身着市局警服,只是与林川和唐正枫不同,他们胸前没有别着警徽。唐正枫随意地点了点人数,然后发问道:“江樾人呢?”
“樾哥在看报告,我让他快点过来?”其中一位黑马尾女生开口说道,然后点开左手的腕表,全息屏幕上立马出现一张英气十足的正面照。
唐正枫皱着眉,不满地啧了一声:“叫他赶紧过来,先别做多余的事。”

“哎唐叔,这就是新来的小警官呀?”一个染着黄褐色头发的男生围着林川转来转去,他身上挂着夸张的链子,头发上别着一个黄色发卡,松松垮垮地穿着警服,是挺雷人的搭配。
“还小警官,人家身手好着呢,黄毛你还不一定打得过他!”林川听着唐正枫的揶揄,惺惺地笑了笑,黄毛朝他挑了挑眉,戏谑地吹了一声口哨。

“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新来的警官,林川。林警官,这几位是协助办案的警犬,回头再一一介绍了,时间紧迫,先办正事。”
林川朝四人敬了一礼,警犬一词他在警校就有所耳闻,只是亲眼所见还是有极大的感触。
“警犬”是政府新推出的刑侦手段,其实叫心理侧写师。是为侦察破案提供线索、证据的一种打击和预防犯罪的得力助手。警犬都是经过特殊改造和训练的重案犯,拥有特殊能力,能对情绪不稳定的犯罪分子进行催眠。在他们后颈处有一块芯片,只要他们做了对警方不利的事,或者产生作案嫌疑,伤害无辜群众,这块芯片就会迅速麻痹他们的神经,成为惩戒他们的第一道法杖。
绝对驯服和绝对服从,就是警犬的存在意义。
“所以对外生殖器检查了吗?没有表皮剥落?好……所以江樾来了没啊?!”唐正枫随意翻了翻报告,又继续怒吼着找人。
“来了。”门口响起低沉的男音,林川闻声看去,只见身着警服的男子慢慢走近,半圆寸的头发干净利落,精瘦的脸型嵌着立体的五官,下颔骨稍显锐利,身形修长矫健,一看就是经常锻炼之人。他将袖口挽至臂弯处,露出肌肉曲线分明的小臂,手腕上戴着警用腕表。若不是他胸前没有佩戴警徽,林川下意识会以为这人也是警官。
“林川,林警官。”唐正枫简单介绍了一下,然后不满地责怪道:“你下次再这么脱离团体行动……”
“叮!”几人腕表同时传来讯息到达的声音,打断了唐正枫的责骂,江樾淡淡道:“次级尸检报告,从法医那刚拿的。”
唐正枫只得吞声,众人便低头点开了文件。
死者名为程静,女,33岁,一家航空公司的董事长千金,死亡时间为2146年10月15日晚九点左右,身上多处淤青,皮下出血严重,脖颈两侧有指节形淤青,左一右四,被害人曾被凶手扼住咽喉,可是没有提取到凶手指纹。全身上下共有29道刀痕,脸部12道,16道分布在手臂、腹部、大腿,但都不是致命伤,伤口有深有浅,剩余一刀在左胸口处,正中心口,刀口形状呈两头厚中间薄的凹形,刀口深度长达10cm,厚度0.48cm,直接没入心脏导致死亡。
一把好刀啊。林川看到此处默默想到。

他继续翻看着,被害人私.处被恶意伤害,出现淤青,部分充血,可内部没有破损,仿佛只是发泄,没有提取到他人的DNA。
“魏岚,把案件跟你们林警官陈述一遍。”唐正枫略微颔首,将已经熄灭的烟头又揣回衣兜,林川正猜想着他口袋里装了多少烟头,只听名唤魏岚的黑马尾女生应道:

“是!”她点开腕表,慢慢读到,清冷的声音在空旷的毛坯房中显得尤为清晰:“今晚23:10接到报警电话,原话是‘西郊三垣,潘多拉盒已开。’随后就挂断电话,声音经过处理,域名非法且不正规,无法追查到IP地址,我们搜寻了西郊三垣一带,最终在三垣废弃住宅区找到被害人。”
“还有这样的热心市民吗……”林川若有所思道。
“我去查了近方圆内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,没有看到有行为嫌疑的人,‘监管者’也没捕捉到有犯罪倾向的人。”警犬中一名黑发男子淡淡说道。
唐正枫摸着头啧了一声:“先收集证据,进行现场重塑,之后再调查吧,抓凶手为主,我不信就这么个活人还能飞了不成。”
“是!”

很快众人便热火朝天地在现场忙碌起来。林川慢步踱到粉笔圈出的死亡地点,细细观察了桌腿上的略微发黑的血渍,还有那从窗口开始延伸的血液轨迹,林川顺着血迹往窗口看去,只见江樾正翻出窗外,落在了金属扶梯上。
林川便站起身走去,他伸出窗外看了一眼,只见江樾正踏着楼梯往上走着,于是他也跟随着翻窗出来,循着江樾的步伐慢慢向上走去。

雨势还未退减,呼啸的风声和嘈杂的雨声裹进林川的耳朵,雨水拍打在金属扶梯上发出不间断的碰撞声响,他盯着江樾精壮的后背,总有种预感,江樾也许发现了什么。
他们一前一后地走上了天台,江樾迈步而入,林川紧跟着进入,只见江樾在天台边缘缓缓蹲下,目不转睛地盯着什么。
林川便在他旁边凑近去看,只见是一滩比周围泥土颜色更深的污渍,被雨水胡乱拍打冲刷着,江樾戴上乳胶手套,轻轻捏起那一片的一小块土碾了碾,然后开口道:“血渍。”

“那这意味着……”林川刚想说点什么,只见江樾在那摊血迹上方的空气比出右手掐脖的动作,同时左手以手持匕首的姿势往前划去,然后他站起身,缓缓走向金属扶梯,然后又速度极慢地踱步下去,雨水在他身上疯狂肆意地击打,林川看的一头雾水,一脸莫名其妙的跟着他回到现场。

二人刚翻进窗,只听江樾对林川问道:“林警官,你习惯哪只手用刀?”
“右手啊,怎么了?”林川还是一脸疑惑地回答道。
“我想一般也是。”江樾点点头,而后继续说道,“平常喜欢玩刀吗?”
“不怎么,现在不都是用枪多一些。”
“有一款匕首刃长4英寸,刃厚3/16英寸,是一款折刀,刀尖十分锋利,中间薄两侧厚,与尸检报告相符,不是寻常百姓能接触到的战斗型折刀。”
江樾直视着林川的眼睛继续说道,声音异常沉稳:“这款匕首名叫StriderGB,专供飞行员使用。”

林川猛然想到江樾在天台上的动作——那用左手持刀的姿势,突然恍然大悟。

飞行员专用匕首,航空公司董事长的千金,脖颈上的右手掐痕,全部没入胸口的刀刃,被肆意宣泄的外生殖器……
全帝国都在撮合我俩完本[星:本书总字数为:736368个好书尽在 《全帝国都在撮合我俩》作者:狂渚文案:结束了长达二十年的系外远征,万众瞩目下海伯利安·莫尔斯上将回到首都星,接着便在国会上被当场检测出同科学院首席研究员

发表评论